你以为不动脑,周末画画休息

图片 1

你以为不动脑,周末画画休息。老是月度总计会议的后日

图片 2

咱俩的大脑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念头,只要大家醒着。不信,你可以试一下,脑袋里全然什么都不想,其实是不行地难的。我们即便有CPU比做大脑,可以分好些状态,100%周转、80%周转、40%运转。那么一个人在不动脑时,大脑的运行,我估且认为它是50%运行吧。

朱锡林先生在台湾美术馆当场绘画

自身都会自闭症

缘何做不到10%运作呢?因为我们还要处理传感器接入大脑的信息,如眼、耳、鼻、皮肤,尤其眼接收的新闻,占用了大脑大量的处理资源,以致于大家闭上眼很快就可以睡着。除了睡着,我们的大脑一至是地处“待机”状态,看到一幅画,脑袋里就生成一幅画的景,看见有人打斗,就生成一幅打架的景,看见无尽的文字,就生成一幅文字的景,再由那一个景,可以联想到更多相关联的东西,最终可以无限想象。这就是大脑的底限潜力,它从不停的,可以由你来分散,也可以由你来约束。晚上在哪吃饭?你可以设想50个备选,这就是封锁;但以可以从这50个备选里,发散50个东西,也许就时有暴发了你解决工作问题的灵感。但大家鞭长莫及把大脑拘束在“不想”的景色,“不动脑”照样消耗着大量的血汗。既然同属于消耗,就有个投入产出比的问题。“动脑”意味着大投入,却很有可能大产出,而“不动脑”意味着中等投入,却没有什么样产出。作为聪明人,就要随时“动脑”,不断要出新,兑换成人生的市值。只要习惯了急忙地动脑,就和四周人拉出距离,向新的社会风气里迈进,优异的人都这样干的。

   
朱锡林说,自己心态糟糕的时候就看画,看着看着情感就会清爽起来。他说那是他气功摄影的磁场效应。这话有点神秘,我不懂气功,可是自己看她的画倒是觉得有几分称心快意的感触。
  图片 3

昨夜总计下来

既是除了睡觉以外,大脑不能真正休息,何不让它干真正有效的作业吗?

朱锡林先生在青海美术馆现场绘画

是因为日常思想的太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