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夏鲁寺的佛教艺术,桥本义则先生在社科院考古所西安研究室做题为

  2014年10月19日中午,东瀛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准教书西林孝浩先生在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会议室举行了题为“西楚佛教绘画的洞察——以曹仲达作风和瑞像规范为基本”的学问讲座。讲座由汉唐考古研商室负责人朱岩石讨论员主持。考古所及社科院硕士院、香水之都高校、中心民族大学、厦大高校等单位的教员和同学们出席了此次讲座。

图片 1

夏鲁寺在西藏日喀则地区,距日喀则约三十多公里,位于从日喀则到江孜的公路一侧山口内。 根据寺史记载,夏鲁寺始建于公元1087年,相当于宋朝哲宗元佑二年。建寺的创始人名杰尊嘉饶穹涅。至公元1320年,相当于元朝仁宗延佑七年的时候,夏鲁寺迎请布顿大师主持寺务,自此在西藏佛敎中建立了夏鲁派。到公元1333年元惠宗时,布顿大师乃重行修建了这座寺院。 现在的夏鲁寺大殿建筑群,基本上就是从元代保存下来的,而且是我们在西藏所看到的早期寺庙中最完正的一座。 寺的大殿,分前后正殿及左右配殿。大殿的底层是合成一体,二层以上则四殿分立。皆为木构梁架琉璃瓦顶。这是一座具有西藏传统形式与内地结构造型相结合的,特殊风格的古建筑群。 大殿建筑的总体面积虽不很大,但是殿中造像之精美,壁画内容之丰富,造型艺术之精致,是极为少见的。 在大殿经堂后侧的左转回廊内,墙壁的上部绘满了壁画,回廊的里壁墙面,画的是千佛;外壁墙面则多为佛传故事、听经图等等。画中有许多生活活动的形象,壁画的内容极为丰富,形态生动活泼,笔法精美有力。在壁画作风上有很多地方吸取了尼泊尔或印度的艺术作风,但也有许多画面与敦煌石窟的宋元壁画相似,并且画中人物的服装、饰物、家具以及建筑等,也有很多地方具有内地风格。这种作风的壁画,在西藏的一般寺庙中是比较少见的。 大经堂的侧殿,及大殿二层的前殿回廊内,墙壁上也是画满了精美而生动的壁画。 所有这些壁画,占满了建筑中的高大宽阔墙面,这种精美瑰丽而动人的早期壁画,同时,又保存得如此完整,在我们所看到的古代寺庙中是极为少有的。 雕塑艺术,在夏鲁寺也同样是极为精美的,不仅佛像的艺术造型,是面貌生动、体态悠美;就是佛像身后的背光,佛座下的承莲座,也是雕刻的异常精美细致,特别是那些木质雕刻之精,亦为别寺少有。不过在这些雕刻及塑像中有的时间较早,有的略晚,其早者刀法简练,浑厚有力,而略晚者,则趋于工精刀细。从这些雕刻的艺术图案及手法上看来,其年代最迟者也应在明代中叶。 最后,值得介绍一下的,是大殿前院回廊中的浅雕石板画。在进门的右侧廊内,面对殿门的廊壁上,镶嵌的刻像石,约有十数块之多。在每块石板上,不仅雕刻有佛像、飞天,而更多的还是劳动人物的形像,如织布、打铁、耕地、捉鸭、制陶……等等。这些形象,是生动的、现实的,有许多生产工具是与内地相似的。其画面的结构,是几个单体人物的组合,这些刻石的年代是很难确定的,因为我们在西藏看到的这种浅雕石刻很少,无法比较辨识,也未找到有关数据,不过从这组刻石的作风看来,可以肯定不是同一时代之物,其中有比较早期的画面,其构图生动,刀法简练有力,而时代较晚者,则构图杂乱,刀法滞涩,可惜的是,在这些雕刻石板画上,近代涂抹了数层重色,彩调、手法均极拙劣,已使这组少见的石刻板画,失掉了原来的精神面貌。 我对于艺术是门外汉,对于西藏艺术,更是外行。可是,今天却在这里谈西藏艺术,实在是“班门弄斧”。不过由于我们幸运的获得机会到西藏工作了一个时期,看到许多精美、丰富的艺术创作,我们应该做一些介绍,以供关心西藏艺术的同志们了解。因此这篇肤浅的简介,不一定十分正确,希望专家们多加批评指敎。 (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文/《现代佛学》王毅)

  2016年八月19日下午,扶桑山口大学人历史学部教师桥本义则先生在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研究所杜阿拉探讨室标本楼二层会议室举办了题为“日本太古宫都的拓展与天子制”的学问讲座。讲座由社科院考古所Charlotte探讨室长官刘振东研讨员主持,考古所莱比锡商讨室同仁及广东省考古探讨院、吉林历史博物馆、兵马俑博物馆、西北大学、苏州中医药大学日军事高校、甘肃体育大学历史文化高校、武汉金融大学城市大学、马普托培华高校等单位的师资和学友们列席了这次讲座。

图片 2

图片 3

 

西藏夏鲁寺的佛教艺术,桥本义则先生在社科院考古所西安研究室做题为。讲座现场

图片 4

  此次讲座是“发现长安”考古论坛的首先期,所以在讲座起头在此之前,刘振东先生介绍了“发现长安”考古论坛设立的初衷和未来的宏图。论坛立足长安,以周秦汉唐时期的考古发现及研商为核心,同时放眼世界,为学术交换搭建平台,促进学课发展,活跃学术氛围。随后介绍了桥本先生的学术历程和学术成果。

 

板桥楷、行学豫章先生,隶承谷口(郑簠),再增长仿宋楷写,石籀文草写等,弄得观者如过山阴道中,应顾不暇。

图片 5
讲座现场 王文渊/摄

  西林孝浩先生先是梳理了有关历史文献对曹仲达的记叙,对学术界以往关于“曹衣出水”造型的认识予以了追思,并在此基础上指出:以往青州出土的金朝如来像的人体相贴造型和曹仲达作风似乎具备争辩。进而通过整理印度和中亚地区的有关遗迹遗物,提议原来的曹仲达作风可能与中亚地区出土的摄影和佛像有更多的关联。随后,西林先生对有关瑞像规范举办了认证,对中国地区的瑞像源流进行了分析,并提议唐代如来的身体相贴的样子,可能是晋代引用南朝瑞像规范的结果,而与曹仲达作风无关。最终西林先生提议,为了深远探究秦代佛教美术,晋代佛寺的瑞像和南宋引用梁代佛教的气象是重大的问题。

图片 6

 

图片 7

板桥字仿山谷,山谷草法源于怀素,因之板桥的石籀文是很正式的,不比他的草书夹隶夹篆,显得奇特怪拙。

  宫都,是研商东瀛太古都城形态的专有学术用语,由岸俊男先生提议。这种宫都形态先河于7世纪末的藤原京,经过一个世纪的提升,到8世纪末平安京的树立而终结。桥本先生先是指出平安京的宫城图存在的多少个麻烦精晓的问题:一是始祖居住的“内裹”不在宫城的中轴线上,而是偏于轴线以东;二是与“内裹”以中轴线对称的职务,被称为“绿通辽”的空地代替。桥本先生以这五个问题为切入点,展开琢磨天子居住的“内裹”的职务变动而滋生扶桑后周宫都形象的转变,这也是明亮扶桑太古君主制度的关键。桥本先生分析从藤原京、平城京到安全京,不同时代宫都形态的浮动,表现在太极殿、“内裹”等职位、规模和布局的变更,其背后的案由是主公与太上国君势力消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